行业动态


中国化纤协会六届五次理事扩大会议干货满满

2019-03-14

                                                                                        综合部摘编自《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我国化纤行业呈现出哪些运行特点,当前发展形势如何?如何看待多家大型民营化纤企业不约而同地进军炼化领域的现象? 2019年化纤行业应抓住的发展重点有哪些,又应该注意哪些关键点? 

    一年之计在于春。2019年3月11日,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第六届第五次理事扩大会议暨中国化纤行业高质量发展论坛在上海召开,就以上热点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探讨。来自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国资委行业协会商会党建工作局、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化纤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等单位的嘉宾,以及化纤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代表共数百人参加了会议。  

    化纤行业2018年经济运行呈现啥特点?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会长端小平在会上重点分析了2018年化纤行业经济运行的多个特点。

    从整体情况看,2018年化纤行业经济数据表现仍然良好,但2019年令人担忧。2017年,化纤行业的行情开始回升;2018年的行业运行在2017年的基础上继续增长,所以,2019年行业在整体向好的背景下,也面临着一定的压力。2018年化纤行情运行犹如“过山车”,特别是聚酯行业受原油价格等因素影响。化纤企业运行出现分化,资源进一步向优势企业集中,行业运行呈现出“头部效应”,2019年行业仍将延续这种趋势。这里的资源包括资金、客户资源、政府资源等,小企业面临资金压力,客户资源进一步向大企业集中,同时,大企业获取政府资源的能力远远强于小企业。

    差别化、细分市场优势进一步显现,“细分为王”效应显现。端小平指出,盛虹是大型聚酯企业中差别化做得比较好的企业,去年4季度其经济效益比较好。大行情好的时候,这类企业的优势未必能显现出来,但行情不好的时候,像盛虹这样的具有差别化优势的企业的优势很容易显现出来。“这是对创新最好的回报。企业应该认识到,单一产品可能好模仿,但是日积月累形成的创新模式难以照搬的。”端小平强调。还值得指出的是,产业链协作逐步加强,化纤企业与下游品牌商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很多化纤企业已经与品牌商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端小平分析指出,当化纤行业由卖方市场转入买方市场后,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的背景下,近几年,化纤行业持续推进纤维产品在下游环节的影响力。“5年前,参加中国纤维流行趋势发布会的现场总人数中,来自下游企业的人数不足1/5,但2018年,来自下游客户的人数占比超过了2/3。可以说,化纤行业不再是‘王婆卖瓜’,下游客户已经逐步接受了通过中国纤维流行趋势发布活动这个平台来选择好化纤产品和好企业。过去基本是品牌商挑面料,但现在很多品牌商开始挑纤维。原料供应商的品牌化,以及他们与终端品牌商的紧密合作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这都与中国纤维流行趋势发布活动和纱线展的推动密不可分。”端小平强调。

    大型化纤集团进军炼化领域怎么看?

    这几年,随着国家炼化领域对民营资本的逐步放开,恒力集团、恒逸集团、荣盛集团、盛虹集团等几家大型聚酯企业都不约而同地涉足炼化项目,这引起了市场各方的高度关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端小平在会上对民营化纤企业进入炼化领域这一现象,给予了高度肯定:“我们对此充满信心。”他指出,看好的原因主要包含三方面:

    一是化纤企业进入炼化行业将改变中国炼化行业,乃至世界炼化行业的格局。“20世纪90年代末期,民营化纤企业进入聚酯行业。他们发展至今天,不仅改变了我国聚酯产业的格局,而且改变了世界聚酯产业的格局。现在,中国聚酯成为世界聚酯行业中最有竞争力的产业。后来,当化纤企业进入PTA行业后,中国和世界PTA产业的竞争格局都发生了变化。所以,当中国化纤企业进入炼化行业后,将会使世界炼化行业格局发生改变。”端小平说。

    二是目前进入炼化行业的化纤企业,凸显出单位投资最省、装置设备最大、技术最先进的特点,将会为化纤行业提供品质好、高性价比的原料保证,也将使我国化纤行业进一步受益,这会在相当程度上保证我国化纤行业的竞争力。而当化纤行业的整体竞争力提升后,又会反哺上游炼化产业。这将会形成一个良性互动。

    三是目前上炼化项目的化纤企业本身就是大型企业,他们自身具有完整的产业链,抗风险能力强,通过对自身多个环节负荷的调整,可以达到降低风险、实现利润最大化的目标。

    总结行业过去一年的发展情况,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高勇则指出,过去一年,中国纺织工业的各项指标都进入了低增长阶段。尽管去年我国化纤产量超过了5000万吨,但整个纺织工业的纤维加工量的增速保持在3%左右的低增长状态,而且中国纺织工业已经连续三四年保持低增长状态,尽管如此,由于行业加快了结构调整步伐,所以利润率近几年保持了较好的表现。总体来看,中国纺织工业还处在平稳发展的阶段。中国纺织工业是市场化程度非常高的产业,它的发展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

    2019年行业发展应把握哪些关键点?

    端小平在会上还着重分析了2019年化纤行业的发展重点。

    一是继续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除了创新,要防止新增产能压力过大。“巴马格的卷绕头又出现了到2021年才能交货的情况,这种情况上一次出现是在2010年左右。目前,我们提醒企业要保持理性。这几年,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好不容易有了成果,加之当前经济仍面临压力,企业如果还像此前那样大干快干,会令人担忧。目前的情况下,技术进步呈加速度,企业现在订的设备很可能两三年后就变得落后了,或者将会成为二流设备。所以,化纤企业定购设备应以2~3年为一个周期,实行分期、分批订货,这样,一方面能够保证技术和设备的先进性,另一方面可以保证对设备商的溢价能力。”端小平说。

    二是继续推动绿色发展。下一步,行业要继续做好十大节能减排技术的升级与发展工作,要持续做好绿色纤维的认证与维护工作,要继续做好“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绿色发展联盟(CV)”的工作以及聚酯绿色催化剂的产业化。以“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绿色发展联盟(CV)”工作为例:该联盟成立于2018年3月,提出争取用3年时间推动CV联盟企业绿色环保水平达全球领先。端小平指出,再生纤维素纤维是第二大化纤品种,是棉纺行业的重要原料之一,但同时也是环保压力最大的纤维品种。毫无疑问,这样一个品种十分重要,要解决好其生存和发展问题。所以,行业要“两条腿”走路,一是要对传统工艺进行改进,提高节能减排水平;不能为了淘汰产能而淘汰,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浪费,而是要逐步提高产业自身的发展水平;也应该认识到,当前新溶剂法工艺尚难以取代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的大部分产能,产业的更迭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二是要进一步发展新溶剂法纺丝技术,也就是进一步发展莱赛尔纤维。“无论是中国还是全世界,绿色发展都是大趋势。”端小平说。

    三是关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当信息技术注入传统产业,就不再有传统意义上的传统产业,这也是我国化纤产业与先进市场竞争的“利器”。端小平指出,“人工智能+行业”有助于催生新的业态和商业模式。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在医疗、工业、农业、金融等行业中初露锋芒。行业不同,人工智能技术的呈现形式、应用场景及其所产生的影响也呈现出多样化。而不同行业在人工智能的接受程度上也存在差异。目前,人工智能领域的大数据、互联网应用、工业机器人、智能商业等为纺织化纤行业提供了重点支撑。

    他指出,人工智能在化纤行业的应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提高自动化程度,减轻工人劳动强度;第二阶段是机器换人、人机分离;第三阶段是产生大量数据,对数据进行处理及应用。“机器换人大势所趋,科技的进步正在改变人类社会,传统的产业面临着淘汰风险,加速转型升级是制造业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不只是因为劳动力成本的上涨问题,机器和自动化的投入使用除了解决劳动力缺口,还能提升效率,更是为了达到快速制造的效果,以满足个性化的需求。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技术的快速发展,未来制造业就更加智能,用户定制产品的时候可以随时掌握自己产品的生产进度,或者知道何时下定单,向哪个工厂下单能够最快速度收货,从另一方面来说,可以更多地利用机器资源。那么从工业企业的层面来讲,提升自动化生产水平能够抢先占得市场。”端小平说。

    四是关注新产品。比如,行业和企业要进一步推进莱赛尔纤维的国产化,进一步发展聚乳酸纤维、玉米纤维等品种。我国化纤行业目前在原液着色和低温染色等方面已经取得突破,未来他们的产业化很有可能加速推进。

    端小平还强调,行业要继续关注碳纤维。碳纤维虽然不是新产品,但是发展碳纤维事关我国纺织行业地位的提升。“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如果把中国的纺织行业比作‘乒乓球’,那么碳纤维就像是纺织行业的‘足球’。我们的‘乒乓球’可以说是打遍世界无敌手,但现在最受重视的是‘足球’。虽然我国碳纤维行业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但仍与世界最先进水平存在一定差距,所以接下来我国仍要努力发展碳纤维。”端小平说。

    五是紧盯国家政策。各地企业要密切关注当地的相关政策,要关注把行业的好项目纳入国家政策的“篮子里”寻求更好的发展。谈及行业接下来的发展思路,高勇指出,对于化纤行业来说,一是要加快传统产品的结构调整,做到差别化,促进企业高质量发展;二是推动功能性纤维、绿色纤维产品实现快速发展,特别是要加快高性能纤维的进一步发展,不断扩大其产量和应用面。

    宣布设立“绿色纤维推广基金”今年是“绿色纤维”标志认证工作开展的3周年。“发展绿色金融,设立绿色发展基金”已经被列入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副会长贺燕丽在会上重点介绍了“共建绿色纤维标志新品牌”的意义。

    贺燕丽指出,纺织工业要实现绿色转型升级,纤维制造的绿色化进程是关键环节。绿色、低碳、循环是当前我国化纤工业,乃至纺织工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任务。发挥绿色纤维标志作为纺织源头的传导和带动作用,可推动从纤维到终端产品全产业链的绿色化进程。

    贺燕丽介绍,绿色纤维是指原料来源于生物质和可循环再生原料、生产过程低碳环保、制成品弃后对环境无污染或可再生循环利用的化学纤维。绿色纤维认证标志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注册的证明商标,,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是绿色纤维标志的持有人,享有绿色纤维标志的商标专有权,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工业司是认证指导单位。“如果能有更多企业达到绿色纤维的标准,化纤工业的绿色化水平就会更高,也能更好地带动下游企业的绿色发展水平,从而使从纤维开始带动全产业链绿色发展的愿景得到实现。”

    为了进一步加大绿色纤维认证的宣传推广力度,提高绿色纤维认证的公信力和社会认知度,加快绿色纤维至下游纺织品的传导,从而实现以纤维为抓手,推进化纤工业的绿色化进程,带动纺织产业链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目标,会上宣布,设立“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东锦绿色纤维推广基金”。这是由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和安徽东锦资源再生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的行业公益性基金,由安徽东锦捐赠设立,基金总规模为1200万元。

X